装饰意识的强化—从文字的艺术化到艺术化的文字

装饰意识的强化 —从文字的艺术化到艺术化的文字 周以镂金、汉以刻石,光耀千古。秦前刻石少,至秦,始皇大开其风。从金而石,拓启了一个新领域,这是承前人之风而扩展了的习俗。何况,秦前镂金,只施之于器物,陈之于宫室,而秦刻石则树之山巅海隅.置之于茫茫苍宇,且大书深刻,迥异前人。秦人之不蹈袭前世,即此一端,亦可为证。 《史记·秦始皇本纪》载: 二十八年,上邹峰山,立石,与诸儒生议刻石硕秦德,乃上泰山,禅梁 […]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