也算“余论”—“评文”、“评字”还是“打人”?

也算“余论”—“评文”、“评字”还是“打人”? 定慧不久前,在《批评界》上读了嘉树先生的《我们面对的是—个什么样的展览》一文,感触颇多。 嘉树先生的文笔可谓好矣,文章在嘻笑怒骂之间,扬扬洒洒,表现出了良好的文字功夫和才气,我是一口气读完的。我想大部分的读者也会是一气读完的,读后一定会有一种痛快的感觉,因为这篇近似于骂人的文章似乎说出了许多人一直想说,但又说不出来的东西,加上尖锐甚至刻薄的文字,至少 […]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