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干简化字与新魏体

关干简化字与新魏体 “抄大字报抄出一代新厂,当然是一句不分青红皂白的调侃话。书法的蹈入陷境是一个事实,谁也无法抹杀或曲为之辩。而书法依靠原有的实用观念学会在夹缝中保护自己,这也只是不得已而为之。在当时,要么全军税灭,要么委曲求全。当全民族的文化都在经历空前的浩劫之时,要书法单独逸出其外,也是不可能的。文化在当时的毁灭可以以两种艺术的境遇作为标志:一是京剧,被作为阴谋文化的代理获得畸形的繁荣:另一是 […]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