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书为什么不可信笔?如何破信笔之病?

为什么说学书长期坚持必有好处? 作书为什么不可信笔?如何破信笔之病? 清钱泳《书学·总论》曰:“思翁(董其昌)书画俱是大作手,其画宗北苑,而兼得大、小米之长,尚在第二乘,惟书法无古无今,不名一格,而能卓然成家,盖天姿高妙,直在古人上也。余尝见思翁一画卷,用笔淹润,秀绝人寰,后有款云:‘时年八十有一。’又见一书卷,临锤、王、虞、褚、颜、柳及苏、黄诸家,后有题云:‘此数帖余临仿一生,才得十之三四,可脱 […]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