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么说作草当先取法章草,然后鼓之以奇崛?

为什么说作草当先取法章草,然后鼓之以奇崛? 古人曾这样概括草书匆匆不暇草书。今人对这句话也有多种理解,可谓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有人认为这是在匆匆忙忙的速度下而书写草书,有人则认为是匆匆忙忙是写不了草书的。我以为,对于掌握草书特有书写规律而言,是要认真仔细钻研,而不可匆匆不暇的。而一旦掌握了这种规律,成竹在胸时,在书写的时候总的节奏应该是匆匆不暇的,这样才便于体现草书特有的飞动气势,尤其是狂草。 南 […]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